[人物特写]·在最好的制作时光里追求——记中国工会十七大代表、江苏工匠典型、高级工艺美术师许艳春

2019-02-25   本文被访问次数:1351

   虽然出生在教师家庭,但刚满17岁的许艳春却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做起了被认为是社会最低层的工作——在宜兴紫砂工艺厂做坯。而让她的教师父母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许艳春专心做工却做出了成绩,不仅其个人陶艺作品屡获大奖,拥有了研究院级高级工艺美术师资格,而且还荣获了第四届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称号。已连任三届无锡市人大代表的她,甚至还当上了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陶瓷与工艺美术系研究生课程教师。去年,她又作为宜兴市唯一的正式代表出席了中国工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大学毕业回厂继续做工

 她原本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命运的转机首先来自宜兴紫砂工艺厂对人才的重视。1985年,宜兴紫砂工艺厂决定推荐几位徒工参加全国艺术院校高考。入厂不满3年的许艳春有幸被推荐,并顺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专业。

   受益于几年学徒工的基础,入学后,许艳春很快进入学习状态。在学习基础课程的过程中,她对包括素描、色彩、传统图案、现代构成等,以及对陶瓷材料的认知,釉料及成型方法等等都得心应手。严苛的专业训练,让她对美的认识以及对在传统手艺中如何发挥作用与表现,都有了更多的思考。进入高年级后,她大胆对传统器皿形态进行剖析、研究,努力尝试创作出新的形态。

   1989年,她以《弘扬传统文化》为主题制作的宣传画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同年7月,她以良好的成绩完成学业,回到宜兴紫砂工艺厂工作。她给自己确立了专业目标,努力吸取、学习前辈的专业技艺,认真观察各博物馆中典藏的传世及出土真品。她深知,揣摩古人壶艺造型中的神韵及再现,是做好壶艺的必经之路。从造型到工艺;从工艺到工具;从材料到加工;从制作到烧成;从传统到现代,她多角度观察与思考,通过五年时间的努力,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特有风格。

潜心钻研不断推陈出新

   长期以来,她用惯了干湿适中的泥料来成型,但许多效果及形态却做不出来。如果换上较软的泥料,效果会如何呢?她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在多次失败后,她终于掌握了窍门。

   许艳春很兴奋,因为无数次尝试所产生的形态是传统的成型方法不能达到的。有别于传统的制壶方法,许艳春总是先设计图纸,再打样,反复多次调整好后再制作。而她壶成型的制作方法,多为即兴之作,凭借的是审美能力和驾驭泥料的能力。凭借着一双手,她努力找寻泥性的特点,并将泥料中最自然的属性保留且展示出来,追求着每件作品的唯一性。

   五百年紫砂壶艺的发展,装饰的变化也层出不穷。如何利用传统壶艺的泥料特点,以满足不同的群体对不同的紫砂壶的需求呢?许艳春永无止境的探索着。在装饰之前,她首先要考虑到壶艺的形态,泥料、色彩,是传统壶艺造型?还是需要专门设计的形态?她往往要整体考虑。身筒的形状与装饰材料之间的关系,所呈现的具体装饰在壶体中的具体位置,占的面积大小,是平面,还是曲面?这其中的变化都是非常大的。

 以《绿泥嵌贝壶》装饰为例,扁圆形的身筒,墨绿的色彩,多环形的把,壶体如何装饰?使用何种材料?为了达到最佳效果,她最后选择了螺钿,并下足了功夫,将薄薄的一片片螺钿,加工成大小不等的圆形,镶嵌在壶体的丰肩部位,镶嵌好后,待干,再进行打磨,抛光处理,直至最后完成。现在回想起当初制作的过程,许艳春仍然很激动也很自豪,因为《绿泥嵌贝壶》最后进了北京故宫博物院,被永久典藏。

开创紫砂壶艺新的境界

   19944月,为了向前辈、同行学习与交流,许艳春将自己多年来的想法变为现实,把制作出的一批实验作品结集,交由文物出版社出版发行,名为《寻找未来》紫砂艺术作品集。

 书中展示了她对新的紫砂壶艺成型方法所进行的研究与实践,推出了摔壶系列捏壶系列等。在壶艺装饰方面,她还推出了利用复合材料进行壶体装饰的镶嵌系列。在造型方面,她也创新推出了新的几何形系列等。因为是国内第一本探索紫砂艺术的作品集,一时间,国内外有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与介绍, 1996年,许艳春荣获宜兴市青年科技英才称号。

   更为可贵的是,《寻找未来》一书中的三件作品,在1997年的秋天里由北京故宫博物院典藏。在隆重的捐赠仪式上,专家给予其壶艺作品高度评价:观其陶艺,古朴之中富有雅趣,华美之外别具意韵。既继承传统,集诗、书、画、印于一壶;又不拘泥于古,取法随意自然。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使传统的手工艺市场出现严重的滑坡现象。面对上述现象,国家相关部门于1999年发布了(9号)文件,提出了传统手工艺行业改制问题。江苏是传统手工艺大省,面对这种状况,由江苏省工艺美术总公司、江苏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南京艺术学院设计艺术系共同发起的江苏省特种工艺小型企业体制改革理论探讨座谈会特邀北京及省内有关专家、领导及企业人士近20人参加。许艳春参加了此次座谈会的讨论。面对清冷的手工艺市场,她决定静下心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作品,并参加了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第七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展,第二届全国陶瓷艺术展,第四、五、六、七届当代中国青年陶艺家作品双年展,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等等。她一直专心做陶,她认为她做壶不是为了谋生,而是一种享受。

   中国从来就不缺工匠,也不缺工匠精神,惟一所缺的是,社会对工匠精神的认知以及工匠本身的自信。长期以来,手艺人基本上都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现在,整个国家对手艺人的关注,超过以往任何时期,应该是最好的时光。(甘红 王永君 通讯员 李逸萍)

 

 

分享到: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