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写]人民信赖的调解“老娘舅”——记人民调解员李浩兴

2020-11-20   本文被访问次数:299

老李,这是近期接访材料,有些劳动纠纷要请您调解。”“老李即李浩兴,原惠山区堰桥街道司法所所长,2020年退休后又被惠山区检察院聘为人民调解员,只要群众有矛盾纠纷,他风雨无阻必到岗。积累多年的调解经验还能派上用场,我很乐意!

甘当基层人民调解的老娘舅

李浩兴19602月生,中共党员,1978年参军报国,在军队大熔炉里叱咤风云、经受锻炼,并自学法律知识。从部队转业后,李浩兴一直在基层一线从事法律工作,多次参加法律专业培训班,在法院实习一年,担任地方法律服务所主任。2000年,他到西漳、堰桥司法所任所长,是街道首席调解员,一位有口皆碑的调解能手

乡村调解必须有真功夫。李浩兴凭着一颗强烈事业心、一股认真倔强劲,从实践里学、从法律条文学,刻苦钻研各种法律法规,耐得下心啃法条,《民法典》出台后,他仔细研读这部社会百科全书,学习笔记厚厚一本。2006年,横街社区率先实行土地换社保新政策,为避免简单一刀切,他调研后提出司法建议,编写《拆迁疑难纠纷调处实务》,成为全区范本。大家信赖称他调解老娘舅,原因就在于他肯钻研、有水平。

纠纷最难调处的是缺乏法律依据,只是道德情感矛盾。李浩兴说,他以法理情三字诀调解。一位妻子因抑郁症自杀身亡,妻子娘家人认为女婿对此有不可推卸责任,准备大闹葬礼。李浩兴深入了解情况,解开老人心结,再去做那男子工作,对其亡妻遗产作了分割,孩子和两位老人拿到应有份额,小孩那份遗产交老夫妻保管,成功化解了矛盾。

从担任调解工作那一刻起,我想到的就是如何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正义!李浩兴对调处的每一件纠纷案件,都探讨办案过程中得失、总结经验与教训,把大小事化解在萌芽状态,实现小事不出村(社区)、大事不出镇(街道)、矛盾不上交

创办个人调解工作室的老司法

“‘老李调解工作室挂牌啦!李浩兴因年龄原因退居二线,经近一年筹备,20165月,以他名字命名的首个调解工作室挂牌成立。工作室调解方式灵活,可预约调解、上门调解、法律援助等,且不受行政层级、地域限制,品牌效应声名远播。

李浩兴是劳动纠纷调解的行家里手,被誉为职工群众心目中的老法师。某台资企业煤渣爆燃发生重大工伤事故,受害者家属情绪激愤,火药桶一触即发。他立即建议堰桥街道党政、工会成立工作组,分别对死伤者家属做好安抚工作,并迅速投入赔偿处理。他废寝忘食、放弃休息,用整整10天时间,使家属和企业全部圆满达成赔偿协议。

老法师也碰到新问题,他调处最多、最难的要数劳动矛盾纠纷,特别是《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出台,劳动合同签订、工伤事故、欠薪及职工家庭生活等纠纷面广量大,治顽症,得对症下药!李浩兴说,开处方就要法理结合、联动联调,他通过司法、工会、人社、公安等建立联调对接机制,大量消化诉前纠纷,劳调奏出和谐音。一次,调处某企业职工因病意外死亡,李浩兴通过三级联调,找出矛盾根源,终于使企业与该职工母亲、职工家属及子女达成和解,从根本上解决劳动和遗产纠纷。

上午门诊,下午出诊,近5年来,老李调解工作室调解处理各类纠纷465件,其中调处劳动矛盾疑难纠纷166件、各类重大工伤和伤亡案件42件,涉案标的2015万元,平息职工群众集体上访50多起、1600余人次,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达100%;没有一起因调解不及时或不满意引起矛盾激化,劳资当事人双方满意率达到100%

退而不休默默奉献的老黄牛

2020年,李浩兴正式退休了,先前他被惠山区检察院聘请为民事行政检察工作联络员;退休后,被聘为该院人民调解员。秋日的阳光,洒落在调解室里,60岁的李浩兴坐在接待桌前,又开启了他人民调解的新征程

不久前,李浩兴接到一起棘手案件,蒲某等8名农民工来院反映包工头张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一方说已经付了钱,一方说根本没拿到工资。原来,建设方刘某16万元工资已付给张某,而张某却拿了钱神秘消失。老李对劳动法律法规非常熟悉,当即调解道:《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第30条明确规定,分包单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由施工总承包方先行清偿,再依法追偿。同时,张某的行为将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这样,刘某底气足了,先垫付一笔钱把工资结清,然后再去找张某算账

调解技巧精湛、群众基础深厚,是老李两大致胜法宝,他甘做聆听民声的老黄牛接待要热情,听说有耐心,劝说有依据,找准心特点,事实要查清,将心要比心。他创造性总结五心调处原则,荣获2006中国当代优秀学术成果奖2012年他被司法部评为全国人民调解能手,获江苏省人民调解防激化先进个人”“法制工作先进”“模范退役军人5次,无锡市最美党员”“普法先进等、以及惠山区各项荣誉10多次。

春风细雨化干戈。基层调解工作30多年,李浩兴年已花甲,至今仍耕耘于人民群众中间,释放着自己光和热,谱写着一曲基层人民调解员不平凡的乐章!(胡建琛)

分享到:

相关专题